度拉鲁肽注射笔

注射笔百科 2023年5月2日 27

度拉鲁肽注射笔

度拉鲁肽注射笔是一种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的注射器。它包含度拉鲁肽,这是一种GLP-1受体激动剂,有助于控制血糖水平。注射笔使用方便,可根据医生的建议调整剂量,并提供准确的注射。在使用注射笔前应向医生咨询并了解正确的注射方法。

新型降糖药物对心血管保护作用的临床新证据(上)

2型糖尿病(type 2 diabetes mellitus,T2DM)是导致心血管疾病(cardiovascular disease,CVD)死亡的一个重要原因,传统的降糖药仅降低血糖和T2DM微血管合并症,对大血管合并症影响较少。以往大规模多中心随机双盲临床试验的证据显示,强化血糖控制仅使主要不良心血管事件(major adverse cardiac event,MACE)的危险降低9%、肾脏事件降低20%和眼合并症降低13%。

一、吡格列酮

吡格列酮属噻唑烷二酮类,是过氧化物酶体增殖物激活受体γ(peroxisome proliferator-activated receptor-γ,PPAR-γ)的激动剂。吡格列酮通过刺激PPAR-γ增强机体对胰岛素的敏感性。临床研究显示,吡格列酮在增加机体对胰岛素敏感性,降低血糖的同时,对心血管、心律失常和脑卒中有保护作用。

目前临床证据显示,对基线无CVD的T2DM患者,吡格列酮能预防心血管事件(cardiovascular event,CVE)和降低病死率,特别是糖尿病肾病患者;此外,缺血性脑卒中或暂时性脑缺血等高风险患者亦可获益。荟萃分析发现,吡格列酮能降低临床表现为心血管疾病患者的复发性MACE、卒中或心肌梗死的风险,对心血管有保护作用。回顾性队列研究汇总分析显示,吡格列酮显著降低心血管和非心血管死亡危险。吡格列酮可使糖尿病患者发生心房颤动(AF)的风险降低30%,而且不论是新发还是复发AF,均显著获益。吡格列酮预防糖尿病患者发生AF,可能是通过降低糖尿病诱导的心房结构和电生理重构来实现的。

此外,近期发生过缺血性卒中或暂时性脑缺血的患者,接受吡格列酮治疗可降低再发卒中或心者烂肌梗死的风险;且卒中或心肌梗死风险越高获益越大。吡格列酮可预防胰岛素抵抗的非糖尿病的缺血性卒中风险,降低近期脑血管事件后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的发生率,吡格列酮在预防特发性1型心肌梗死上具有最明显的效果。

吡格列酮对心血管保护作用的可能机制:一方面可抑制糖尿病导致的血管内皮细胞炎症反应。还可通过激活血管PPAR-γ,发挥抗炎和心血管保护作用。此外,吡格列酮可通过抑制晚期糖基化终末产物受体(RAGE)信号传递系统而发挥抗动脉粥样硬化作用。还有研究显示,吡格列酮与糖尿病患者血液中的瘦素水平有关。

二、二肽基肽酶4(dipeptidyl peptidase 4,DPP-4)抑制剂

胰高血糖素样肽1(glucagon-like peptide-1,GLP-1)是由空肠末端、回肠、结肠的细胞在摄食和神经内分泌刺激下分泌的一种激素,具有促进胰岛素释放的作用,当葡萄糖浓度升高时,分泌增强。食物中的糖类和脂类对GLP-1的刺激作用最强。体内GLP-1半衰期非常短,几分钟后即被DPP-4水解,降解为没有活性的物质。DPP-4抑制剂(DPP-4i)可以抑制DPP-4水解酶的活性,使GLP-1作用时间延长,通过胃肠道调节糖代谢而发挥降低血糖的作用。

目前研究发现,DPP-4i对T2DM患者的心血管作用为中性,既不增加也不降低心血管风险;而对肾脏有一定的保护作用。DPP-4i对心力衰竭的作用有一定差异,沙格列汀可使T2DM患者因心力衰竭住院的风险显著升高,而维格列汀和西格列汀不增加T2DM患者因心力衰竭住院的风险。荟萃分析发现,在短期内DPP-4i不增加T2DM患者MACE危险,并可降低T2DM患者卒中的风险。但也有研究结果显示,DPP-4i的使用与因心力衰竭住院绝嫌孙风险增加相关,维达列汀和西他列汀相对更安全。DPP-4i对心血管的作用在基线有或无CVD的T2DM患者均一致。大规模队列研究证据显示,与磺脲类相比,DPP-4i可改善患者的心血管预后;DPP-4i对因心力衰竭住院无显著影响;对基线有心力衰竭患者的亚组分析显示,DPP-4i的使用与心力衰竭无关。

DPP-4i对心血管作用的可能机制:间质细胞趋化因子1可促使冠状动脉粥样斑块生长和不稳定,刺激有害的神经内分泌机制、促使心肌炎症和心肌纤维化。而DPP-4i可抑制干细胞化学激酶并链(stem cell chemokine),从而抑制间质细胞趋化因子1,这可能是DPP-4i延缓动脉粥样硬化进展,稳定斑块,减少缺血性事件发生的一个可能机制。也有研究显示,维达列汀可逆转慢性心肌梗死鼠模型的氧化应激和心肌纤维化,改善心脏功能。

三、GLP-1受体激动剂

GLP-1受体激动剂(GLP-1 RA)通过模拟天然GLP-1激活GLP-1受体而发挥作用,且不易被DPP-4快速降解,延长了半衰期,增加了活性GLP-1在体内的浓度。

研究结果证实,利西拉肽和艾塞那肽对具有心血管高危因素的T2DM患者的心血管预后无显著影响,利拉鲁肽和索马鲁肽则有显著的心血管保护作用。对于不同的结果仍需新的随机试验来证实。度拉鲁肽对糖尿病心血管预后影响研究(REWIND试验)纳入了24个国家的370个医疗中心的9901例平均糖尿病病程>10年且既往有CVD的T2DM患者,REWIND试验为国际性、女性比例高、既往有CVD、入选时糖化血红蛋白高的大规模临床试验,该研究结果最终将揭示全球范围内中年糖尿病患者使用GLP-1 RA对心血管是否有保护作用。

荟萃分析发现,GLP-1RA治疗可降低全因、心血管和心肌梗死死亡危险;但是,GLP-1RA治疗对致命性和非致命性心肌梗死、致命性和非致命性卒中、因心力衰竭和不稳定型心绞痛住院无显著影响。而利拉鲁肽可显著降低CVE、心血管死亡和全因死亡,索马鲁肽可显著降低CVE和非致命性卒中。在使用他汀治疗的日本T2DM患者中,GLP-1 RA能降低血清LDL-C。利拉鲁肽可以改善慢性心力衰竭患者的心功能。

GLP-1 RA对T2DM患者心脏保护作用的机制包括:GLP-1 RA抑制心肌缺血导致的氧化激活、炎症反应、细胞凋亡和心肌纤维化;GLP-1 RA可抑制斑块进展、改变斑块组成成分并稳定斑块。临床观察也发现,GLP-1RA通过抑制氧化应激作用,改善心房僵硬度和左心室张力。

【转下文】

心内空间

一起分享医学的点滴

国内有哪些企业获得过利拉鲁肽DMF备案?

我关注过生物制药板块的股市,说一个我知道的吧,成都圣诺生物是通过了DMF备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