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达木注射笔视频

注射笔百科 2023年5月11日 43

阿达木注射笔视频

对不起,作为,我没有观看视频的功能。但是,您可以在视频分享网站或搜索引擎上搜索相关视频。

2022年阿达木进医保报销多少

1290元。
阿达木单抗已纳入2021年稿稿森新版国家医保,医保价格:1290元(40mg/0.4ml 预填充式注射笔, 40mg/0.4ml 预填充式注射器)。

我市参保人符合医保基金支付范围,可按规定享受医保报键亩销。 经查,阿达木敬宽单抗注射剂属于协议期内国家谈判药品,,按乙类药品纳入医保报销。

阿达木单抗注射液的用法用量

本品的治疗应在具有类风湿关节炎、强困枝盯直性脊柱炎诊断和治疗经验的专科医生的指导监控下进行。对于那些治疗医师认为适当,并能在必要时进行医疗随访的患者,在接受了正确注射技术培训后,可以自行注射给药。成人类风湿关节炎对于患有类风湿关节炎的成人患者,建议用量为 40mg 阿达木单抗,每两周皮下注射单剂量给药。本品治疗的过程中,应继续使用甲氨蝶呤。在本品的疗程中,可以继续使用糖皮质激素、水杨酸类药物、非甾体类抗炎药或者镇痛药。有关与甲氨蝶呤以外的其它改善病情抗风湿药(DMARDs)联合使用的情况,请参见【注意事项】和【药理毒理】部搭搭分。在单一药物治疗时,如某些患者出现治疗效果下降,可以将用药剂量增加为每周注射40mg 阿达木单抗以改善疗效。中断给药如果在手术前或发生严重的感染,可能需要中断给药。已有数据表明间隔 70 天或更长时间后再次使用本品,都会达到与中断给药之前相同程度的临床应答与类似的安全性。强直性脊柱炎对于患有强直性脊柱炎的成人患者,建议用量为 40mg 阿达木单抗,每两周皮下注射单剂量给药。对于所有上述的适应证,已有数据表明通常在治疗 12 周内可获得临床应答,对在该治疗期间内未出现临床应答的患者,应谨慎考虑是汪和否继续治疗。老年患者无需进行剂量调整。肝和/或肾功能不良患者未在此类患者人群中进行本品研究,尚无剂量建议。

阿达木单抗怎么样,用这有什么风险

阿达木单抗注射液主治类风湿关节炎效果不错,与甲氨蝶呤合用用于治疗一对改变病情抗风湿药,包括甲氨蝶呤疗效不佳的成年中重度活动性类风湿关型没节炎患者。与甲氨蝶呤联合用药,可以减缓患者关节损伤的进展(X线显示)并且可游租此以改善身体机神迅能。

阿达木单抗注射液的临床试验

类风湿关节炎(RA)在所有的类风湿关节炎的临床研究中,共有超过 3000 名患者对本品参加了评估。其中某些患者的治疗时间长达 60 个月。在五项随机、双盲和严格对照的研究中,对本品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进行了评估。在 RA 研究 I 中,对 271 名患者进行了评估,这些患者患有中重度类风湿关节炎,年龄不小于 18 周岁,至少对一种改善病情抗风湿药治疗无效,每周使用 12.5至 25mg 的甲氨蝶呤(如果甲氨蝶呤不能耐受,则使用 10mg)但治疗效果不佳,并且每周甲氨蝶呤用量保持在 10 至 25mg。以上患者每两周皮下注射给以 20,40 或 80mg 的本品或安慰剂,共治疗24 周。在 RA 研究 II 中,对 544 名患有中重度活动期类风湿关节炎的患者进行评估,患者年龄不小于 18 周岁,至少对一种改善病情抗风湿药治疗无效,皮下注射每两周给以 20 或40mg 本品或者安慰剂,共治疗 26 周;或每周皮下注射本品或安慰剂治疗,共治疗 26 周。不能使用其它改善病情抗风湿药。在 RA 研究 III 中,对 619 名患有中重度活动期类风湿关节炎的患者进行评估,患者年龄不小于 18 周岁,每周使用 12.5 至 25mg 的甲氨蝶呤(如果甲氨蝶呤不能耐受,则使模厅用10mg)治疗效果不佳。以上患者被分为 3 组,第一组每周使用安慰剂注射治疗 52 周,第 2组每周使用本品 20mg 治疗 52 周,第 3 组每两周皮下注射本品 40mg 治疗,间隔的一周给予安慰剂治疗。此后,患者加入到每两周使用 40mg 本品的开放研究之中,共使用 60 个月。在 RA 研究 IV 中,对 636 名患有中重度活动期类风湿关节炎的患者进行初步的安全性评估,患者年龄不小于 18 周岁。参加研究的患者可以从未接受过抗风湿药物的治疗,也可以继续当前的类风湿治疗,但必须至少维持原有治疗 28 天。这些治疗药物可以包括甲氨蝶呤、来氟米特、羟基氯喹、柳氮磺胺吡啶和/或氯金酸钠。患者被随机分配入每两周使用40mg 本品或安慰剂组的研究中,共治疗 24周。在 RA 研究 V 中,对从未接受过甲氨蝶呤治疗的 799 名中重度早期活动性类风湿关节炎(平均罹患时间小于 9 个月)成年患者进行了评估。本研究旨在比较本品单药治疗、甲氨蝶呤单药治疗或者本品与甲氨蝶呤联合用药,在减轻症状和体征,以及减慢关节损伤进展的有效性。在这项研究中,本品使用方法为每两周 40mg ,使用 104周。RA 研究 I、II 和 III 的主要终点,以及研究 IV 的次要终点是在 24 或 26 周时,达到ACR20 治疗反应的患者百分比。研究 V 的主要终点为 52 周时达到 ACR50 治疗反应患者的百分比。研究 III 和 V 还具有一个主要终点,为 52 周时病变进展的延缓(通过 X 线结果判断)。研究 III还有一个主要终点为生活质量改变。ACR治疗反应在研究 I、II 和 III 中,接受本品治疗的患者达到 ACR20、50 和 70 治疗反应的百分比保持一致。表 2 总结了每两周使用 40mg 本品的治疗结果。表 2 安慰剂对照研究中的 ACR 治疗反应(患者百分比) 在 RA 研究 I~IV 中,与安旦带隐慰剂相比较,所有的 ACR 反应评价标准(关节疼痛和行哪关节肿胀数、患者和医生对疾病和疼痛的评分、健康评估量表(HAQ)评分以及 CRP(mg/dl)数值)均在 24 或 26 周出现了改善。在研究 III 中,这些改变持续了 52 周。此外,绝大多数患者的 ACR 反应率在随后参加的开放的扩展期研究中得以保持,并持续至 104 周。在207 名患者中,共有 114 名在 60 个月中连续每两周使用 40mg 本品。在这些患者中,60 个月时达到 ACR20/50/70治疗反应的人数分别为 86、72和 41。在 RA 研究 IV 中,使用本品加常规药物治疗患者 ACR20 的治疗反应显著优于安慰剂加常规治疗的患者(p在 RA研究 I~IV 中,接受本品治疗的患者达到具有统计学意义的 ACR 20 和 50 治疗反应所需的时间比安慰剂治疗的患者早 1~2周。RA 研究 V 中从未接受过甲氨蝶呤治疗的早期类风湿关节炎患者,与甲氨蝶呤单独用药和本品单独用药相比,使用本品与甲氨蝶呤联合治疗可以获得较快的治疗反应,在 52 周时具有显著的 ACR 治疗反应,并且在 104 周时这些治疗反应保持稳定(见表 3)。 在第 52 周时,接受本品/甲氨蝶呤联合治疗的患者中有 42.9%达到了临床缓解[患者 28个关节疾病活动得分(DAS28)小于 2.6]的效果,而相比之下,接受甲氨蝶呤单独给药治疗的患者这一比例为 20.6%,接受本品单独给药治疗的患者这一比例为 23.4%。对于近期诊断患有中重度类风湿关节炎的患者,本品/甲氨蝶呤联合用药治疗在临床和统计学方面显著优于甲氨蝶呤(p影像学结果在 RA 研究 III 中,接受本品治疗的患者平均类风湿关节炎患病时间约为 11 年。采用放射学检查的方式对关节损伤进行评估,得出改良总 Sharp评分(TSS)——评估骨破坏和关节间隙狭窄的改变情况。在第 6 个月和 12 个月时,接受本品/甲氨蝶呤联合治疗的患者与仅使用甲氨蝶呤单独治疗的患者相比较,在放射学检查方面表现出明显减缓的病变进展(见表 4)。来自于开放的扩展期研究数据表明,关节结构损坏进程的减慢可以持续 60 个月。在第 5 年时,对 207 名每两周接受 40mg 本品治疗患者中的 113 名进行了放射学检查评估。在这些患者中,有 66 名未出现关节结构损坏的进展,表现为 TSS 分值变化为 0 或者较低。 在 RA 研究 V 中,采用放射学检查方式对关节损伤进行评估,并且得出 TSS(见表5)。 在治疗 52 周和 104 周后,与甲氨蝶呤单独给药(分别为 37.4%和 33.5%,p生活质量和身体机能在四个严格对照的研究中,使用健康评估量表(HAQ)对患者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和身体机能进行评估,这是研究 III 中预先确定的 52 周时评估的主要终点。与安慰剂组相比,四个研究中使用本品的各组均表现显著的 HAQ评分改善;而在第 52周,研究 III中观察到了同样的结果;简明健康调查表(SF 36)的结果、具有显著统计学意义的生理健康评分(PCS)以及显著统计学意义的疼痛及活动性评分也支持同样的结果。在研究 I,III 和 IV中,通过慢性疾病治疗评分(FACIT)评估,患者的疲劳度下降。在 RA研究 III中,患者身体机能的改善一直持续到开放研究的第 260周(60个月)。对生活质量改善的监测长达 156 周(36 个月),这段时间内改善持续存在。在 RA 研究 V 第 52 周时,本品/甲氨蝶呤联合用药与甲氨蝶呤和本品单独用药相比,HAQ 与身体机能 SF36 的评分较高(p在一项多中心、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临床研究中,对 302 名患有中重度类风湿关节炎并同时伴随甲氨碟呤治疗的中国受试者进行了研究。本研究结果表明中国人群和西方人群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具有可比性。在接受 40mg 本品治疗的受试者中,57.0%的患者在12 周获得了 ACR20 反应(相对于安慰剂,P=0.004),这是本研究有效性评价的主要指标。在接受 80mg 本品治疗的受试者中,51.2%的患者在 12 周获得了 ACR20 反应(相对于安慰剂,P=0.026)。有效性的次要指标 ACR50 和 ACR70 以及 ACR 各项应答(例如晨僵,肿胀关节计数,健康评估量表以及 CRP 数值)都表明,中国患者和西方患者对本品的应答水平相同。接受 40mg 本品治疗的受试者在揭盲之后,每隔一周仍然持续使用本品直至 24 周。其中在双盲研究中,接受过本品治疗的患者在揭盲后至 24 周仍然保持同样的应答率,对照组患者的应答也提高到与最初接受本品治疗的患者一样。强直性脊柱炎(AS)在两组随机、为期 24周的双盲、安慰剂对照研究中,对 393名常规治疗效果不佳的活动性强直性脊柱炎(所有组别中疾病活动性[Bath 强直性脊柱炎疾病活动指数(BASDAI)]的平均值为 6.3)的患者每两周给予本品 40mg 进行治疗评价。其中 79 名患者(20.1%)合并使用改善疾病抗风湿药物治疗,37(9.4%)名患者合并使用糖皮质激素治疗。在双盲试验之后进行了开放试验期,患者每两周接受 40mg 本品皮下注射,持续 28 周。在 12,16或 20 周,没有达到 ASAS20 的受试者(n=215,54.7%)退出开放的每两周 40mg 本品皮下注射试验,随后作为双盲统计学分析研究中的无反应者接受治疗。在 315 名患者的大样本 AS研究中(研究 I),与安慰剂治疗相比,接受本品治疗的患者显示强直性脊柱炎的症状和体征明显改善。第 2周即可观察到显著的治疗反应,并持续至第 24周(表 6)。 在 SF36 和强直性脊柱炎生活质量问卷(ASQoL)方面,接受本品治疗的患者的症状在第 12周出现了显著的改善,并维持至第 24 周。在 82 名成年活动期强直性脊柱炎患者的小范围、双盲、随机、安慰剂对照 AS 研究中(研究 II)也表现出相似的趋势(不全部具有统计学显著性)。在一项多中心、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临床研究中,对 344名患有活动性强直性脊柱炎且对至少 1种非类固醇类抗炎药物治疗(NSAID)疗效不佳或无法耐受的中国成年受试者进行了研究。本研究结果表明中国人群与西方人群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具有可比性。在接受 40mg 本品治疗的受试者中,67.2%的患者在第 12 周获得了有效性的主要指标ACR20应答(相对于安慰剂,P 值组受试者对本品的应答率也提高到与最初接受本品治疗的受试者一样。接受本品治疗的受试者组,在第 12 周的强直性脊柱炎活动分数(ASDAS)总分、患者总体评分(PTGA)–疼痛分数、ASDAS 病情非活动状态分类、BASMIlin(线性法BASMI指数)、HAQ-S(针对脊椎关节病修改的健康状况调查问卷)总分以及 WPAI-SHP(工作能力及活动障碍指数-特别健康问题)(出勤率、对工作能力的整体影响、活动障碍)评分等的结果在统计学上均显著优于安慰剂组,这再次表明阿达木单抗能有效地缓解强直性脊柱炎患者的症状和体征。免疫原性抗阿达木单抗抗体的形成与药物清除的增加以及阿达木单抗效力下降有关。抗阿达木单抗抗体与不良反应之间没有明显相关性。在 RA 研究 I、II 和 III 6~12 个月内对抗阿达木单抗抗体进行了多时间点检测。在关键性临床实验研究中,接受阿达木单抗治疗的 1053 名患者中有 58 名(5.5%)检测到阿达木单抗抗体,而相比之下安慰剂组为 2/370(0.5%)。没有联合使用甲氨蝶呤的患者组别中,该比例为 12.4%;阿达木单抗与甲氨蝶呤合用时,该比例为 0.6%。在强直性脊柱炎患者中,接受阿达木单抗治疗的患者中抗阿达木单抗抗体的检出率为8.3%(17/204)。在没有联合使用甲氨蝶呤的患者中,检测率为 8.6%(16/185),而甲氨蝶呤加用阿达木单抗时则为 5.3%(1/19)。由于免疫原性分析具有产品特异性,因此不宜将抗体出现比例与其它产品相比较。

阿达木单抗注射液的药理毒理

药理作用阿达木单抗可以与 TNF特异性结合,通过阻断 TNF 与 p55 和 p75 细胞表面 TNF受体的相互乎此蔽作用从而消除其生物学功能。阿达木单抗还可以调节由 TNF 介导或调控的生物学效应,包括改变对白细胞游走起到重要作用的粘附分子的水平(ELAM-1,VCAM-1 和 ICAM-1,半数抑制扒敏浓度为0.1~0.2nM)。类风湿关节炎患者接受本品治疗后,与基线水平相比较,急性期炎性反应物(C 反应蛋白(CRP)、红细胞沉降率(ESR))和血清细胞因子(IL-6)水平快速下降。导致组织重塑并使软骨破坏的基质金属蛋白酶(MMP-1 和 MMP-3)的血清水平也会出现下岁州降。接受本品治疗的患者通常会出现慢性炎症的血液学指标改善。毒性研究遗传毒性:遗传毒性试验没有发现阿达木单抗可能对人体产生特殊的危害。生殖毒性:在短尾猴胚胎-胎仔发育/围产期发育毒性研究中,阿达木单抗剂量达到 30和 100mg/kg(每组 9~17只猴)时,没有对胎仔造成危害。

阿达木单抗注射液的注意事项

感染使用 TNF拮抗剂的患者更易发生严重感染。肺功能受损可能增加感染发生的风险。在使用本品之前、期间及使用后,必须严密监测患者是否出现感染,包括结核。由于阿达木单抗的清除可能长达 4个月,因此在此期间应持续进行监测。无论是慢性活动性或局灶活动性感染,在感染未得到控制之前物昌手均不能开始本品治疗。在有结核暴露史的患者和在结核或地方性真菌病(如,组织胞浆菌病、球孢子菌病或芽生菌病)高风险的地区旅行的患者中开始接受本品治疗之前,应对治疗的风险和效益进行评估(参见机会感染)。治疗过程中出现感染的患者应予以严密监测迅册并对其进行全面的诊断评估。当患者出现新的严重感染或脓毒症时,应中断本品治疗,采用适当的抗菌药或抗真菌药治疗,直到感染得到控制。对具有感染复发病史、或者具有易于感染的情况,包括使用免疫抑制剂的患者,医生在考虑对这些患者使用本品治疗时应当慎重。严重感染:临床研究数据表明接受本品治疗使患者增加了严重感染的风险,包括由细菌、分枝杆菌、侵袭性真菌、寄生虫和病毒引起的脓毒症或其他机会性感染,如李斯特氏菌和肺孢子菌。在临床试验中发现了其他严重感染,包括肺炎、肾盂肾炎、化脓性关节炎和败血症。也出现过由感染引发的住院或致死事件的报告。结核:在接受本品治疗的患者中出现了有关结核的报告,值得注意的是,在绝大多数报告中,所出现的结核均属于肺外型,即播散性。在进行本品治疗前,必须对所有患者进行活动性和非活动性(潜伏性)结核感染的评估。在该评估中,应该包括患者本人的详细结核病史,以及以往与活动性结核患者的接触史,和/或当前所采用的免疫抑制剂治疗。必须对所有患者进行适当的筛查检验,即结核菌素皮试以及 X 线胸片检查(应该符合当地的防治指南)。并且建议罩嫌在患者病史中记录检验结果。处方医生应该考虑到结核菌素皮试假阴性的可能性,尤其是那些患有严重疾病或正在使用免疫抑制剂的患者。如果确诊患者具有活动性结核,禁止使用本品治疗(参见【禁忌】部分)。如果怀疑为潜伏性结核感染,必须向具有结核治疗经验的医师进行咨询。在下述的条件下,医生必须仔细权衡治疗所带来的利益与存在的风险。如果确诊为非活动性(潜伏性)结核,在使用本品药物进行治疗前,必须根据当地治疗措施对潜伏性结核进行适当的结核预防治疗。对于那些具有数个或显著结核风险因素,但潜伏性结核筛查为阴性的患者,在进行本品药物治疗前,应该考虑给予抗结核治疗。对于那些具有潜伏性和活动性结核感染病史,却又不能确定进行过足够疗程治疗的患者,在进行本品治疗前,应该考虑给予适当的抗结核治疗。因为在进行本品治疗期间,某些曾经接受过治疗的潜伏性和活动性结核患者,重新转为活动性结核。如果在本品治疗过程中或治疗后,患者出现了结核感染的体征/症状(例如,持续性咳嗽、消耗性体质/体重减轻、低热)应该建议患者立即就诊。其它机会感染:在接受本品治疗的患者中观察到包括侵袭性真菌感染在内的机会感染。由于此类感染在以往使用 TNF-拮抗剂的患者中未被认知而延误了适当治疗,可能会导致致命的后果。对于出现发烧、不适、体重下降、发汗、咳嗽、呼吸困难和/或肺浸润或其他严重的全身性疾病(有或无伴随休克)等征兆或症状的患者,应被疑似为侵袭性真菌感染,并立即停止使用本品。应与具有侵袭性真菌感染诊治经验的医师协商,对这些患者进行诊断并实施抗真菌治疗。乙型肝炎再激活接受肿瘤坏死因子(TNF)拮抗剂(包括本品)治疗慢性乙型肝炎病毒携带者(即表面抗原阳性),曾经报道过出现乙型肝炎的再激活。一些病例已出现危及患者生命的结果。在接受本品治疗之前,患者应进行 HBV 感染检测。对于乙肝病毒检测结果为阳性的患者,建议咨询有治疗乙肝经验的相关专业医生。对于那些需要进行本品治疗的乙型肝炎病毒携带者,应该在整个治疗过程以及治疗后几个月中严密监控乙型肝炎病毒感染的体征和症状。目前,尚无乙型肝炎病毒携带者接受抗病毒和 TNF 拮抗剂联合治疗防止乙型肝炎再激活的资料。如果患者出现乙型肝炎再激活,应该停止本品的治疗,并且在适当的支持治疗下采取有效的抗病毒治疗。神经系统从临床症状和/或放射学检查结果而言,包括本品在内的 TNF拮抗剂极少引起中枢神经系统脱髓鞘病变的发生和恶化,包括多发性硬化、外周脱髓鞘病变包括格林-巴利综合征。对以往存在或近期患有中枢及外周神经系统脱髓鞘病变的患者,医生在给予本品治疗时应格外小心。过敏反应在临床研究阶段,没有关于本品皮下注射造成患者过敏反应的严重不良事件的报告,因本品造成的非严重过敏反应也不常见。在上市销售后,因使用本品造成的严重过敏反应(包括过敏)罕有报道。如果患者出现了过敏反应和其它的严重过敏反应,应该立即停止本品用药,并且采取适当的治疗。在注射器的针头表面覆盖了天然橡胶(乳胶)。乳胶过敏的患者使用本品可能会发生严重的过敏反应。免疫抑制在进行本品研究的 64 名类风湿关节炎患者中,没有迹象表明本品对迟发型过敏反应、免疫球蛋白的水平产生抑制作用,也不会改变 T 细胞、B 细胞、NK(自然杀伤)细胞、单核细胞/巨噬细胞和中性粒细胞的数量。恶性疾病和异常淋巴细胞增生在 TNF 拮抗剂临床研究的对照部分中,与对照组相比,接受 TNF 拮抗剂治疗的患者中出现了恶性病变(包括淋巴瘤),但是发生率很低。上市后有接受 TNF 拮抗剂的患者中出现白血病病例的报道。对于那些长期患有高活动性的炎性病变的类风湿关节炎患者,出现淋巴瘤和白血病的机会增加,上述情况使风险评估变得复杂。根据目前所知,尚不能排除接受 TNF拮抗剂患者罹患淋巴瘤、白血病或其它恶性病变的风险。包括本品在内的上市后监测发现,一些接受 TNF 拮抗剂治疗(治疗开始时≤18 岁)的儿童、青少年和年轻的成年人(最多 22 岁)中出现了某些致命的恶性肿瘤, 约有一半为淋巴瘤。其它表现为各种不同的恶性肿瘤,包括罕见的免疫抑制相关的恶性肿瘤。尚不能排除接受 TNF拮抗剂的儿童、青少年出现恶性病变的风险。上市后,有关于肝脾 T 细胞淋巴瘤的不良反应很罕见。这种罕见的 T 细胞淋巴瘤是一种进展很快的疾病,往往致命。本品合并硫唑嘌呤、6-巯基嘌呤治疗炎症性肠道疾病时,在一些年轻的成年患者出现一些肝脾 T 细胞淋巴瘤。应谨慎考虑本品合并硫唑嘌呤、6-巯基嘌呤用药的潜在风险。所以在使用本品治疗的患者中发生肝脾 T 细胞淋巴瘤的风险是不能被排除的。(参见【不良反应】部分)目前,还没有对恶性病变患者采用本品治疗、或对已经出现恶性疾病的患者继续进行本品治疗的研究。因此,对此类患者进行本品治疗时应多加考虑(参见【不良反应】部分)。对于所有患者,特别是那些曾经接受过广泛免疫抑制治疗,或者银屑病光化学治疗的患者,应该在进行本品治疗前检查皮肤是否出现非黑色素皮肤癌。在一项探索性临床研究中,对另外一种 TNF 拮抗剂——英夫利西单抗(infliximab) 进行了评估,结果显示使用英夫利西单抗的患者与对照组相比,患有严重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的患者更容易出现恶性病变,而这些病变大多发生在肺部或头颈部。而所有的患者均具有重度吸烟史。因此,当对 COPD患者使用 TNF拮抗剂时应该加以小心,并且大量吸烟可能会造成患者恶性病变几率增加。根据现有数据,尚不清楚阿达木单抗是否对不典型增生或结肠癌的发病风险有影响。所有溃疡性结肠炎伴不典型增生或结肠癌风险增高的患者(比如,长期溃疡性结肠炎或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患者),或已有不典型增生或结肠癌病史的患者,均应该在给药前以及整个病程期间,定期进行不典型增生的筛查,评估内容可根据当地治疗指南,至少应包括结肠镜检查和组织活检。血液学反应在使用 TNF 拮抗剂的病例中,罕有包括再生障碍性贫血在内的全血细胞减少的报告。少数报告了使用本品时出现的血液系统不良反应,其中包括具有临床意义的血细胞减少(例如血小板减少、白细胞减少)。如果患者出现了恶液质的体征和症状(例如,持续发热、挫伤、出血、皮肤苍白)应该立即诊治。对于那些已经确诊血液系统异常的患者,应该立即停止本品的使用。疫苗接种在接受阿达木单抗和安慰剂治疗的 226 名成年类风湿关节炎受试者中,具有与标准 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 ,以及 3 价流感病毒疫苗相似的抗体反应。尚无在本品治疗的患者中活疫苗造成继发感染传播的报告。除活疫苗以外,使用本品的患者可以同时接受疫苗接种。充血性心力衰竭在另外一项 TNF 拮抗剂的临床研究中,可以观察到充血性心力衰竭的恶化,以及由于充血性心力衰竭所造成的死亡率上升。在接受本品治疗的患者中,也报告了充血性心力衰竭恶化的病例。对于那些患有轻度心力衰竭(NYHA 分类 I/II 级)的患者,在使用本品时应当加以小心。中重度心力衰竭(参见【禁忌】部分)是本品的禁忌症。如果患者出现充血性心力衰竭的症状,或者以往的症状出现恶化应该停止使用本品。自身免疫过程本品药物治疗会导致自身抗体的形成。长期使用本品进行治疗对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影响尚不清楚。如果在使用本品治疗后,患者出现狼疮样综合征的症状,并且双链 DNA 抗体阳性时,应该立即停止本品治疗(参见【不良反应】部分)。同时使用TNF拮抗剂和阿那白滞素(anakinra)在同时使用阿那白滞素和其它 TNF 拮抗剂—依那西普(etanercept)的临床研究中,观察到严重的感染,并且与单独使用依那西普比较,不能提高临床疗效。根据依那西普与阿那白滞素联合使用中出现的不良反应特性,在阿那白滞素与其它 TNF 拮抗剂联合使用时也可能产生相似毒性。因此,不推荐本品和阿那白滞素联合使用(参见【药物相互作用】部分)。同时使用TNF拮抗剂和阿巴他塞(abatacept)与单独使用 TNF 拮抗剂相比,同时使用 TNF 拮抗剂和阿巴他塞增加感染包括严重感染的风险,但并不能提高临床疗效。不推荐本品和阿巴他塞联合使用(参见【药物相互作用】部分)。手术关于接受本品治疗患者手术安全性的经验很有限。在对患者计划实行手术时,应考虑到阿达木单抗具有较长的半衰期。接受本品治疗的患者需要手术时,应该密切关注患者的感染情况,并且采取适当措施。接受本品治疗患者的关节成形术安全性经验也很有限。小肠梗阻对克罗恩病治疗无效,则表示肠腔内可能存在固定的纤维性狭窄,需要手术治疗。现有的数据表明,本品不会造成肠腔狭窄或导致其加重。老年人群接受本品治疗的 65 岁以上的患者(3.7%)发生严重感染的频率高于 65 岁以下的患者(1.4%)。其中一些还会出现致命的后果。因此,老年患者治疗时应特别注意有关的感染风险。对驾驶和操作机器能力的影响本品对驾驶和操作机器有轻微的影响。接受本品治疗可能会引起头晕(包括眩晕、视觉障碍和疲劳)(参见【不良反应】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