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达木单抗笔注射

注射笔百科 2023年5月22日 59

阿达木单抗笔注射

阿达木单抗是一种用于治疗多种不同癌症的单克隆抗体药物,常见的包括结直肠癌、乳腺癌、非小细胞肺癌等。它通过针对癌细胞表面的HER2受体来阻止其生长和分裂,从而减缓或停止肿瘤的发展。阿达木单抗通常以注射的形式给予患者,需要在医院或诊所进行。在使用过程中,要注意按照医生的建议和药品说明书进行使用,并及时报告任何不良反应或其他问题。

修美乐笔式笔有多长

修美乐笔式笔有40mg。修美乐笔式笔有40mg。修美乐笔式笔有40mg。

2022年阿达木进医保报销多少

1290元。
阿达木单抗已纳入2021年稿稿森新版国家医保,医保价格:1290元(40mg/0.4ml 预填充式注射笔, 40mg/0.4ml 预填充式注射器)。

我市参保人符合医保基金支付范围,可按规定享受医保报键亩销。 经查,阿达木敬宽单抗注射剂属于协议期内国家谈判药品,,按乙类药品纳入医保报销。

天价药到底贵在哪

受访专家:

复旦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梁鸿

北京大学药学院药事管理与临牀药学系主任史录文

北京协和医院风溼免疫科主任曾小峯

2017年冬天,北京依旧很冷。尧远顶着严寒,一大早就去医院排队挂号。他患有强直性脊柱炎,经常半夜背部剧烈疼痛,难以入睡,并出现了晨僵症状,痛苦无比。尧远前前后后治疗了好几年,试过各种药物,几乎把积蓄耗尽了。医生给他开过一种叫“阿达木单抗”的昂贵药,尧远说:“我把所有西药都试过了,可一直没勇气打阿达木单抗,担心只要用上它就停不下来,而这笔费用是我无论如何也负担不起的,我想把它当做最后一道防线。”

一疗程等于一辆劳斯莱斯

尧远的“最后一道防线”,就是目前全球的“药王”。近五年来,阿达木单抗一直居全球药物销售额排行榜首位。国外一项展望报告称,2018年阿达木单抗会继续占据领先地位,销售额将超过1258亿元人民币。这与它价格高昂有很大关系。目前,国内阿达木单抗的价格是7700~7800元/支,两支一个疗程,一年下来治疗费需10万~20万元。然而,该药不在医保范围内,很多人只能望“药”兴叹。北京协和医院风溼免疫科主任曾小峯经常遇到尧远这样的患者,“有时面对一些患者,我也无能为力,不只是因为疾病本身,还有经济问题。”

在制药行业,阿达木单抗的价格已经算“亲民”的了。“美国家庭医生智库”给出的2017年全球最贵药物排行榜中,前五名分别为阿利泼金、苯丁酸甘油酯、罕见脑病药物“Brineura”、卡谷氨酸、α-葡萄糖苷酶。榜首的阿利泼金用于治疗载脂蛋白脂肪酶缺乏症,一疗程约762万元,足以买一辆劳斯莱斯汽车了。即使排名第十的卡那津单抗,每年治疗费用也高达290万元。

人体有多复杂,疾病就有多复杂。目前世界上已确诊的罕见病有7000多种,约占人类疾病的10%。世界上最昂贵的药物,大都是治疗罕见病的药物,它们被称为“孤儿药”,包括阿达木单抗、阿利泼金。此外,一些治疗癌症等重大疾病的药物,价格也不便宜。例如用于肺癌治疗的靶向药易瑞沙,一片就要500多元;治疗白血病的格列卫,一个月治疗费用约2.35万元,尽管相关优惠措施将其降为每年7.2万元,但对绝大多数患者来说仍是巨大的负担;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美国药来那度胺,一盒将近5.9万元(25毫克、21粒),一年费用70多万元,是绝大多数患者无法承受的。

药品昂贵的多种因素

为何小小一粒药竟要天价?北京大学药学院药事管理与临牀药学系主任史录文分析:“药厂不是慈善机构,只有在保证利润的前提下,才有足够动力投入重金去研发和推广。一些药物之所以定价高昂,背后有着市场机制的调节,一般要综合考虑研发成本、市场容量、回收利润时间等多种因素。”

保护期垄断。为鼓励药企积极研发,保证回收成本,药物都有专利保护期,一般为20年,在此期间,其他药企非特殊情况是不允许仿制的。这必然造成药品定价“一口说了算”的垄断局面。

研发成本高。网上有一个精彩问答,形象地诠释了这一点:“一粒药成本只有5分钱,为何要卖500元?”“因为你买的是第二粒,第一粒的成本是50亿元。”研茄梁发新药需投入巨量资源,从前期药物实验,到三期临牀研究,平均耗时十几年,耗资几十亿元,且新药上市的成功率仅为1/4000。也就是说,药企花出去的钜款很多都打了水漂。以诺华制药为例,1997~2011年间,总研发费用为836亿美元,最终被批准上市的新药有21种,平均每个新药研发费用是40亿美元。但并非每种新药都畅销,如果按照平均研发成本来定价,会有亏损风险。为了解格列卫和易瑞沙等常见昂贵药的定价策略,记者致电诺华制药和阿斯利康公司的相关负责人,但双方均表示不便透露。

市场容量小。以“孤儿药”阿利泼金为例,其适应症的患病率仅为百万握纳悔分之一,因此该药在欧盟的市场容段正量只有150~200人。为维持利润,定价必然高,然而上市至今,也只有一位患者接受了治疗。

百姓对“昂贵”疑问重重

对很多癌症患者来说,“求生”是他们最重要的目标,所以只要听说有新药上市,或者某种药对病情有好处,即使价格贵,也会有很多人通过海外代购、买仿制药等方式使用。但患者对昂贵药的质疑始终存在。记者通过采访,并浏览了很多“癌友吧”后发现,以下两类典型事例是患者中普遍存在的:

肺癌患者王先生说,就算国外的药企研发投入了大量资金,但为什么同一种药物,美国的价格只有我国的1/4?这是不是表示进口药到了中国后会肆意加价?

一位资深媒体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身边有两位癌症患者,其中一位没有吃昂贵的靶向药,活了一年多;另一位花了十几万买了易瑞沙吃,结果也活了一年多。我很怀疑,昂贵药到底对治病有多大效果?是不是大药厂藉着科研的光环,夸大药效,进行商业营销?”

当然,也有患者对昂贵药表示理解和认可。上海的刘女士在贴吧留言说:“我老伴得了胃间质瘤,过去这个病只能等死,现在有了特效药,每个月要2万多元。老伴坚持服用了两年,现在还陪在我身边。虽然医保能报销一部分,但自费部分仍然很贵,我们的积蓄支撑不了多久了。”

对于患者的疑问,复旦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梁鸿解释,药品的定价机制比较复杂,不同国家有不同的策略,中国、美国等大国往往是独立定价,没有太多可比性,某些药在中国“天价”,在美国可能价格较低,有些药则恰恰相反。

对于贵药是否等于好药,曾小峯强调,不能简单地用价格来衡量药效。不可否认,随着一些新药的问世,一些大病,尤其是癌症患者的生存期大大提高。比如易瑞沙十年间令晚期肺癌患者的中位生存期从14.1个月延长至33.5个月,五年生存率从8%增长到18%。曾小峯说,药品不能包治包好,药效的好与坏关键看是否对症,从几分钱一片的阿司匹林,到上万元一针的“干细胞注射”,只要用对了就是好药。

药企在向监管部门提交新药申请时,必须严格进行研究和三期临牀试验,每一步都需提交数据和材料,要求极其严格,不可能存在夸大药效等情况。

国家出手积极干预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詹启敏说:“我国4400万贫困人口里,50%是因病致贫或因病返贫的。”因此,我国“十三五”精准扶贫将“减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列为主要内容。

在我国庞大的人口基数下,很多罕见病其实并不罕见,2016年我国罕见病患者约1680万人。史录文呼吁, *** 应积极干预,将罕见病药物纳入医保,出台相关优惠政策和保护措施,补偿药企和医院,保证患者不至于因“市场机制失灵”而陷入用药危机。

药企定价时可借鉴国外做法。梁鸿介绍,在英国、澳大利亚,基本药物是由国家与药企谈判定价的,可在一定程度上平抑价格;在意大利,很多抗癌药一旦未达到预期临牀效果,制药企业会补偿患者部分或全部药物费用;一些欧洲制药企业还支持分期付款,患者在治疗的第一年需支付一定的预付款,如果20年后该疗法依然有效,再补齐治疗费用。

史录文补充说,很多老药不一定比新药差。在老药失去或即将失去专利保护时,制药企业会稍微改变分子式,重新命名并当做新药上市,其疗效并不比老药好多少,价格却贵了很多倍,建议患者在选择时多做考量。此外,仿制药价格便宜,疗效区别不大,也是不错的选择。例如印度就有格列卫的仿制药,价格约为专利药的1/10。

掌握技术才能不受制于人

“今天的中国还不是医学强国,只称得上疾病防控大国。”詹启敏介绍,我国的西药中,最早知识产权95%都是国外的,中国完全原创的不足5%。尤其是我国“孤儿药”研发处于起步阶段,研发成果还是一片空白,很多患者需要依赖昂贵的进口药。一旦国外药企退出我国市场,患者将无药可用。

国家卫生计生委科教司副司长吴沛新对此深有感触:“只有做到科技创新,我们才能在健康产业上占据价值链的高端位置;也只有科技创新,才能让产业创造优质的利润和效益。”独立研发在维护国家安全和战略利益方面,具有重要意义。吴沛新举例,2005年我国出现H7N9甲型流感集中疫情,为防止大面积暴发,急需50万人份流感特效专利药,但国外药企回函说,由于排队国家多,2008年才能全部交货。吴沛新说:“关键时买不到、用不上,我们只能靠科技创新。”很快,中国就建立起全球最大的流感特效药生产线。2009年流感再次暴发时,我国只用了不到3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260万人份的储备。“只有把核心技术掌握在手中,才能不受制于人。”

【版权声明】本文为生命时报独家授权的原创文章,请勿转载、抄袭或改写。

强直性脊柱炎的诊断和治疗的治疗

①对患者及其家属进行疾病知识的教育是整个治疗计划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有助于患者主动参与治疗并与医师的合作。长期计划还应包括患者的社会心理和康复的需要。②劝导患者要谨慎而不间断地进行体育锻炼,以取得和维持脊柱关节的最好位置,增强椎旁肌肉和增加肺活量,其重要性不亚于药物治疗。③站立时应尽量保持挺胸、收腹和双眼平视前方的姿势。坐位也应保持胸部直立。应睡硬板床,多取仰卧位,避免促进屈曲畸形的体位。枕头要矮,一旦出现上胸或颈椎受累应停用枕头。④减少或避免引起持续性疼痛的体力活动。定期测量身高。保持身高记录是防止不易发现的早期脊柱弯曲的一个好措施。⑤炎性关节或其他软组织的疼痛选择必要的物理治疗。 所谓生物制剂即选择性地以参与免疫反应或炎症过程的分子或受体为靶目标的单克隆抗体或天然抑制分子的重组产物。生物棚枣禅制剂针对风湿病的发病机制,比传统免疫抑制治疗更具特异性,从理论上讲,有可能从根本上控制疾病的进展,而不对正常的抗感染免疫产生影响。该类药物的出现使AS等风湿性疾病的治疗进入到一个崭新的阶段。越来越多的证据以及临床实践证实抗肿瘤坏死因子(TNF)-α类生物制剂对AS以及脊柱关节炎具有很好的疗效,且发现该类药物岩凯对AS及脊柱关节炎的疗效要优于对类风湿关节炎的疗效。国内已经上市了三种类型的抗TNF-α生物制剂。1.依那西普(Etanercept):是将编码人TNF p75受体可溶性部分的DNA与编码人IgG1Fc段分子的DNA连接后在哺乳动物细胞系表达的融合蛋白,它能可逆性地与TNF-α结合,竞争性抑制TNF-α与TNF受体位点的结合。推荐用法为:25mg,皮下注射,每周2次;或50mg,皮下注射,每周1次,两种用法对AS的疗效相近。笔者经过临床对照研究尚发现,关节腔内注射25mg可有效缓解AS和类风湿关节炎等疾病的外周关节炎症状,起效迅速,疗效持续时间较长,且无明显局部不良反应。2.英夫利西单抗(Infliximab):是人/鼠嵌合的抗TNF-α特异性IgG1单克隆抗体。其治疗AS的推荐用法为:5 mg/kg,静脉滴注,首次注射后于第2、6周重复注射相同剂量,此后链尘每隔6周注射相同剂量。3.阿达木单抗(Adalimumab):是一个全人源化的抗TNF-α特异性IgG1单克隆抗体。推荐用法为皮下注射40mg,每2周1次。